李承鹏:有些事要写进历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

人性年久失修,有些人忽然就变得不像人。用实施报复来实现自我抱负:此生无望,不愿学习,端盘子嫌累,创业怕风险,送外卖怕风雨,它们一直蠢蠢欲动等待某个机会,一但温度湿度合适碰上个泥泞大雨天就假装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它们不敢挥师向咸阳,只敢挥舞U形锁向老乡。它们随季节变幻形状,抵制日货时它们砸同胞开的日料店,中美贸易战它们就烧邻居家的耐克,文革来了它们就打死校长,反右时就把世界级物理学家束星北弄去扫厕所……

很多互不相干的事,里面却有一条深刻的逻辑。有武汉医生李文亮预警被训戒,就一定有上海护士妮妮在自家医院门口窒息,有西安孕妇流产,就一定有山西女大学生操场猝死,有铁链女,就一定有铁笼女。有你曾经嘲笑国外抗疫不力,就有今天你见白大褂就条件反射觉得喉咙长出了棉签,西安嘲笑武汉,成都调侃南京,上海自傲我们站在中国文明最前沿……但是很快,沪吹就破灭了,别天真,上海不是法外之地,只要还设有市委书记,市市都是一件事。

李承鹏:有些事要写进历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 阅读文章 »

刀子戳到脖子上才喊疼的,是猪

猪的世界里,没有是非对错,天下乌鸦一般黑,屎里拌点饭和饭里掺点屎都吃的一样香,只要自己还能吃上食,价值观和信仰都是狗屁,至于这猪食是怎么来的,一点不在意,只要刀子不戳到自己脖子上,就感觉不到疼和危险。
你跟他说猪圈不好,他就鼓起腮帮子咕噜嘴:天下猪圈不都一样黑么,在哪里都是吃猪食,有什么区别?

刀子戳到脖子上才喊疼的,是猪 阅读文章 »

认清十种洗脑奴性哲学,拒绝被洗脑

所谓洗脑,并不是把脑子冲洗干净的意思,精细地说就是被人用一种经过设计的方式灌输了一种观念,并使这种观念根深蒂固,无论它是否是一种听来荒谬绝伦的说法,不管这个是对的还是错的。比如,“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 “社会就是这样,你又不能改变社会,只能适应” “少抱怨,多感恩”,这些所谓“真理”,造就了多少人的奴性三观…

认清十种洗脑奴性哲学,拒绝被洗脑 阅读文章 »

七一“百年“随想:群魔乱舞年代下的未来在何方?

经过革命与暴政的反复历练,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没有忏悔、没有反省、没有耻感、没有操守的时代。在国家主义话语体系下,“爱国”、“维护主权”让貌似和政府过不去的“卖国贼”闭嘴乃至消失是不怎么需要理由的;相反,一些哗众取宠的“爱国”言论很能迎合国民心理,发泄社会郁闷,众人甚或从针对某个弱国或弱势族群的强硬打压中找回一点做主人的快感。在不可一世的国家主义尘嚣中,每一个“爱国者”都如释重负地卸下自己的道德责任,在“抗美”、“反独”、“爱国”的自我陶醉中寻找阿Q式的精神自慰,惟独视而不见的是自己身边此起彼伏的社会惨剧及其昭然若揭的制度根源…在这个群魔乱舞的年代,我们的未来又能在哪里呢

七一“百年“随想:群魔乱舞年代下的未来在何方? 阅读文章 »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