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欢迎加入咖啡小屋Telegram频道

2020年尾压轴大戏:川普大反攻

杂谈随笔 咖啡小屋 222浏览 0评论
分享至

 ——据媒体报道FBI在去年12月就已经得到了有关亨特·拜登硬盘门事件的相关资料,这明显是威胁国家安全的重大案件,但FBI却并未及时开启调查,这就让司法成了儿戏,让法律失去了尊严,实际是纵容宵小以身试法;

——今年上半年的BLM事件,暴徒在美国各地打砸抢烧,警察已经难以应对,那时,联邦军队、FBI、CIA、司法部等联邦强力部门在何处?这次事件进一步纵容了违法者,直接酿成了美国大选中规模空前的舞弊事件;

——在大选的过程中出现了数不胜数的欺诈行为,包括软件作弊(拜登曲线是铁证)、死人票、外星人票、疯人院票,等等,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宾州申请邮寄选票的选民人数是180万人,但最终却投出了250万票,从电脑软件、公墓、外星球等地来了70万“人”帮助拜登,让美国、让宾州成了整个世界的笑料。以至于连福克斯新闻的头牌主持人卡尔森都说:没有一个诚实的人会认为本次大选是一次诚实的大选。这明显是对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是对宪法的示威,可此时人们不禁要问,司法部、FBI、CIA、警察、国民警卫队等调查、执法部门到哪去了?

——美国联邦总务署署长艾米莉‧墨菲致信拜登,批准为其提供过渡期的一些资金资源。她在信中明确提到,自己及其家人,甚至宠物均接到来自不同渠道的威胁。不管怎么说,墨菲也算是美国联邦政府的高级官员,连这种高级官员的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证时,FBI、CIA、国民警卫队、警察部门还有用吗?
……

这都说明川普未能牢固地掌控这些强力部门,也就不能带领这些部门去捍卫法律严惩宵小,让宪法失去了尊严。这是大选前后很多人敢于蔑视法律、甚至肆意妄为的深层原因。

如果川普可以掌控这些国家机器中的强力部门并随时严惩违法者,宵小就会被震慑,大选中的种种乱象还会出现吗?他们还会如此肆无忌惮吗?联邦官员和律师们还会被恐吓吗?虽然不敢说会绝迹,但至少会比现在好的多。

就因为未能履行好自己的总统职责,才让宵小在大选的过程中肆无忌惮,也让作为总统候选人的自己落入了今天极其被动的局面。

我是川普的支持者,因为他放弃了亿万富翁的优越生活为国家服务,希望将美国从过去二十年的萧条中带出来(11月25日《如松:中美世纪大角逐》),这样的爱国者永远是让人敬佩的(中国人不会喜欢汉奸,会喜欢爱国者,也是这样的逻辑,任何国家的任何人都会钦佩爱国者);2016年当选总统之后,严格履行在大选过程中对美国人民许下的诺言,更让人敬佩。虽然在经济和外交上做出了杰出的成绩,但因为上述一系列问题本人却一直都不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总统(这仅是个人观点),一个合格的总统必须能带领领国家机器维护内部稳定,让法律拥有崇高的尊严,让正义时时刻刻得以伸张,让人民可以安居乐业。

当一个总统失去了对强力部门的控制之后,一个国家就会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这就导致了大选过程中的种种乱象,也是媒体敢于宣布拜登为当选总统原因——这是对国会、白宫的蔑视,也是对法律的践踏,是典型的叛乱。

虽然谁都知道大选过程中舞弊丛生,但只要媒体(包括互联网)掩盖事实,加上各州有贪腐前科的官员们推波助澜,一旦12月初各州选举人票得到认证之后,拜登当选就会成为既成事实,川普的总统梦就会烟消云散。

人们认为川普可以到最高法院打官司,并认为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人数占优,川普依旧有机会。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十分清楚这条路,也十分清楚各自的优劣势,难道民主党会束手待毙吗?绝对不会,到时必定会对大法官使用收买、暗杀等手段,所以,联邦最高法院未必成为川普的翻盘之地。

大选投票日之后约一周内,川普看不到有多少胜选的机会,根源就在于媒体可以掩盖真相,自己对强力部门已经完全失控,直到这一天的出现!

11月10日,国务卿蓬佩奥首次对大选公开表态:必须依照宪法公开计票,等待司法裁决,美国将会“顺利过渡到川普总统的第二任期”。这个声明是什么含义?

蓬佩奥代表的是国务院,这当然代表的是国务院的态度。但蓬佩奥更代表的是以西点军校为核心的军方势力,蓬佩奥的言论可以理解为西点军校(军方)的集合号,相当于“摔杯子”,要求军方团结起来统一行动,支持特川普!

蓬佩奥之所以在10号对媒体放出这样的话,自然已经在内部(包括与川普、彭斯,尤其是西点军校的主要将领)进行了充分的”沟通“。
在媒体已经宣布拜登当选之后,如果川普已经彻底无望,他就很难再次更换国防部长。一个即将离任的总统除了战争之外,在人事上的权力已经有限,更换国防部长也容易激起军方的反弹。所以,川普在10月9号更换国防部长应该是“沟通”之后的结果,既然已经获得了军方的支持,川普就有能力在这一任的最后关头更换鸽派的国防部长埃斯帕,换上鹰派的米勒。

紧随其后的11月12日军方释放出更加明确的信号。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陆军博物馆开幕式上发表讲话说:“我们的军队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向国王或女王、暴君或独裁者宣誓。我们不向某个人宣誓。我们不向一个国家、一个部落或宗教宣誓,我们只对宪法宣誓。而站在这个博物馆里的每一个士兵,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队员,我们每个人都将不计个人代价保护和捍卫宪法。”要注意的是,米利将军是站在新上任的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身边发表的这番讲话。米勒在米利演讲完后调侃称,“感谢你为新来的人设置了这么高的门槛,我对你的发言所要说的就是:干得好。”

米利嘴中的“暴君、独裁者”指的肯定不是川普,川普主张的是小政府、大社会、低税负,这种模式根本就不会诞生“暴君、独裁者”,支撑暴君和独裁者的一定是庞大的政府(庞大的国家机器)和高税负;同时,米勒是刚刚被川普提拔起来的代理国防部长,如果嘴中的“暴君、独裁者”指的是川普,就是直接打脸米勒,米勒就不会说“干得好”。所以,米利这番话指的是军队会按照宪法的要求,听从国防部和三军总司令(总统)的指挥,依惯例遵从文官的指挥(这是宪政体系的基本要求,否则就很容易形成军政府)。

11月12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意味着军方已经站队完毕。

基于川普已经基本失去了对政府中强力部门的控制,这就涉及到军方该怎么出手的问题:

第一,必须将大选中的种种舞弊行为昭告天下。一旦昭告天下之后,美国社会中的爱国者(包括州县议员、律师、法官、官员和民众等)就会站出来,就会推翻各州的选举人票的认证。采用的手段就是推动各州尤其是摇摆州召开听证会。

11月25日,宾州议会就2020年选举问题和违规行为举行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有一位证人十分引人注目,此人是退役上校,他在军中服役了三十年(注意是“职业军人”),他说自己军人生涯的后半期从事的是信息战、电子战、特殊电子战、军事骗术与反骗术等,他的团队(注意是“团队”)从今年8月(注意这个“日期”)开始就研究大选舞弊问题,他的证词直接指向大选计票系统和软件欺诈。在此已经明显可以看到军方的痕迹,说明军方已经抓到了实锤证据。

180万选民却投出250万票的离奇现象也在本次听证会上暴露出来,估计现在的宾州已经成为全美国的笑柄,或许全世界也在嘲笑美国。
一名目击者在听证会上描述了宾州的巨大投票“尖峰”,众人因此发出了惊呼,这说的是宾州大选过程中也出现了著名的“拜登曲线”。朱利安尼当时问道:“当你看到这条曲线上的所有这些峰值时,你能计算出拜登占了多少票?”证人回答到:“接近60万……我想我们的数字大约是57万多。”朱利安尼再问:“那川普有多少张票?”证人说:“我想是3200多一点。”(即同一时期内拜登和川普的得票之比是57万多:3200多),听到这样的数据比例,听证会上的人群和陪审团爆发出惊呼和哄堂大笑。

到这里,我不再相信拜登还有机会进入白宫,倒更接近了监牢。

宾州听证会将是一个转折点,意味着各州的大选舞弊现象将逐步昭告天下,媒体再也无法掩盖。然后就会有更多的爱国者站出来,然后就会形成汹涌的民意浪潮,要求严惩大选欺诈现象。民主党内部就会开始分裂,缘于民主党内部的绝大多数人一样会以舞弊为耻!还有些人为了自保,也会与民主党划清界限。

第二,对叛国者进行严惩,杀鸡儆猴。

由于本次大选舞弊案件涉及的人数太多,牵扯的面太广,如果到民事法院去起诉会耗去太多时间,到结案时,拜登可能已经将生米做成了熟饭。

但军事法庭就可以速战速决,一旦有叛国者被丢尽监狱之后,对所有人都会形成强大的震慑力,这些人要么自首做污点证人,要么伏法认罪。

11月24日有媒体报道,“西德尼·鲍威尔已注册为军事律师,并且是唯一可以在法庭上起诉叛国罪的人!”

必须注意,注册军事律师是可以随意注册的吗?虽然我不熟悉美国法律,但也知道在背后一定得到了军方的首肯。这是一个标志:首先,可以为鲍威尔提供保护,防止违法者狗急跳墙使用暗杀等手段;其次,既然代表军方的行动,就需要与川普的律师团队切割;再次,当鲍威尔将一位或几位舞弊案件中的关键人物以叛国罪丢进监狱的时候(如果在民事法庭提诉的时间赶不及,就到军事法庭提诉),舞弊案背后的所有参与者、支持者的双腿就开始发抖,美国大选的纷争就基本结束了。现在看来,加州州长、佐治亚州州长、密西根州州长等人已经被鲍威尔瞄准了。

其实,民主党内已经开始出现分裂的迹象。加州、纽约州可以说是民主党的两根支柱,即便太阳从西边出来,纽约州长库莫与川普也不可能尿到一个尿壶里。但25日却有媒体报道,库莫说“媒体对总统没有给予办公室应有的尊重”“新闻界(对待总统)用了‘更恶毒的语气’”。

库莫何时尊重过人民选出来的川普总统?他对待白宫的态度与媒体半斤八两,但现在却开始谴责媒体,或许这家伙已经闻到了特殊的“味道”。

个人的意见是,虽然左媒、华尔街、互联网巨头、两党建制派的力量十分强大,但很可能无法抵挡共和党主体与军方的合力,更重要的是,大选欺诈是对美国的侮辱,一旦欺诈的细节被不断昭告天下,会被绝大多数美国人(也包括绝大多数民主党人)所不齿,作弊者就会分崩离析,大选之战就结束了。

下一步值得关心的是未来的战争会如何开启!

现在的信息显示,有几个国家很可能干涉了本次美国大选,并且已经被拿到了实锤证据,这是美国的“国耻”,一旦新总统就任之后,必须对这种行为进行反击(这会是两党共识),经济战、热火战争都是必然的,至于从哪个国家下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火热的2021年!

(转网络)

转载请注明:咖啡小屋博客 » 2020年尾压轴大戏:川普大反攻


分享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

code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