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满清八旗:在贫苦中度过被束缚的一生

中国的历代王朝几乎都有一个简称,如秦是暴秦,汉是强汉,唐是盛唐,几乎用一个字就能概括这个朝代最鲜明的特点。而清朝的简称则是:满清。这个词抓住了清朝最大的特点,就是由满族人建立的政权,这个政权的核心就是满族。在清朝,无论是满汉复官制、八旗军,还是汉不选妃、满不择状的政治传统,都显示出这个王朝最大的特点——一个满族建立的政权。

在以往的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八旗都给人一种不学无术、提笼架鸟、铁杆庄稼的印象,更是有传说旗人的生老病死都是清廷负责,男丁出生后每月就有七两白银的工资,从八旗社会中更是衍生出八旗子弟、纨绔子弟、寅吃卯粮这些贬义词。

然而历史上的八旗子弟其实也是封建时代的受害者。和文艺作品中刻画的形象截然相反,绝大多数旗人都在贫苦中度过被束缚的一生,如果说旗人是统治阶级的一员,那他们也是带着枷锁和镣铐的统治者。

一、代价沉重的荣耀

自1584年努尔哈赤起兵,就以旗为号管理部族,经过三十年发展壮大,到1615年正式将部族按照不同颜色分为八个旗进行管理,八旗制度正式形成。以旗统人,并不是满族特有的组织形式,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如匈奴、契丹、女真(满族前身)等,都有类似的组织管理形式。八旗制度是一个社会组织形式,从登记户口、抽调兵丁、军事训练,到婚丧嫁娶、抚恤孤寡等,都是八旗组织的职责,一个旗人,一生的每一个重大事项都无法脱离八旗制度。

1644年清廷问鼎中原,在这过程中八旗子弟冲锋陷阵,为大清帝国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因此皇帝对于八旗子弟格外厚爱,衣食住行照顾得好好的,除非生死局都不想让八旗兵丁上战场,在平定三藩战争后期,康熙亲自给前线将领写信明示:打仗就让绿营去,让汉人去建功立业,八旗在后面督阵就可以了,切不可因贪功而折损八旗精锐。对于八旗成员的关爱也越发全面,抚恤遗孤、增设兵额、增加饷银,甚至安排住房,可谓是无微不至。作为一个旗人,那是何等荣耀。

然而这一切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整个八旗社会失去了自由。

皇帝为了江山永固,开始日夜研究历朝兴衰,在翻阅《金史》的时候,清朝皇帝感觉自己找到了金朝灭亡的秘密,那就是女真人汉化了,丧失了游牧民族吃苦耐劳的性格和勇猛善战的特点,要想江山稳固,还要靠自己的同族兄弟,那么怎么才能让满族永远斗志昂扬,永远骁勇善战呢?那就规定八旗子弟世代当兵,不能从事其他任何工作。

对,你没看错,清初皇帝为了保持八旗战斗力,规定八旗子弟只能挑甲当兵,不能经商、务农、学技术、学艺,甚至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就连听戏都是被严厉禁止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兵、当侍卫。

并且为了防止满族汉化而隔绝满汉,即使是驻防八旗,也不能和驻防地的百姓有任何交流,八旗子弟只能居住在满城,也就是划定的区域。到了清朝中后期,这个规定有所放松,但是也坚决禁止旗人在满城之外过夜,一旦发现立刻重罚。这也是为什么京城旗人每天就知道遛弯、放鸟、喝茶,因为他们真的无能为力。

二、生计困苦的原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在康乾盛世的时候,八旗社会就已经遭到危机难以维系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口膨胀与物价飞涨。

清初占据东北问鼎中原时,八旗精锐不足20万,但是顺治五年统计全国八旗男丁为34.6万人,到康熙六十年,直接翻一番,为69.6万人。在七十多年的时间内,八旗人丁增加了一倍多。对旗人来说,只有披甲当差才能领到一份固定的粮饷。满族奉行家庭制,一人的钱粮要供养一个家庭的生计,随着人口增长,但是兵额不增,这样工作的人少,被养的人多,加上清朝物价腾飞(乾隆朝比康熙朝物价增长300%),旗人生计自然无法维持。纵然清政府曾采取扩大兵额的方式吸纳了一部分增加的丁口,但仍不能解决问题。伴随着旗人人口的增多,闲散人口的数量日益增加,势必加重家庭生计的困难。

三、清政府的努力

清政府当然知道八旗生计艰难,并采取了许多措施来保障这个制度能继续运行。

第一,允许驻防八旗将马厂放垦。

满族是游牧民族,军队以骑兵见长,因此战马是八旗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维持战马的训练和繁育,驻防八旗在设置初期都划定了大批马厂,甚至杭州西湖都被划为马厂。但是承平日久,军备松弛在所难免,加上南方气候潮湿,本就不适合马匹生活,因此有的驻防将军就天天给皇帝打报告,开始还含蓄一下,放垦马厂,一部分收钱,一部分收干草(马料),后来连马都不养了,直接把经费补贴驻防旗人。皇帝考虑到江南各地确实不便养马,加上清廷在北方有大量马厂可以供给优质战马,也就默许了南方各驻防八旗放垦马厂的做法了。

第二,不断拨款,维持八旗生计。

有什么能比打钱更能显示对一个人的爱呢?清朝皇帝与八旗子民“血脉相连”,子民过不下去了,皇帝自然要表示一番,康雍乾三位皇帝在任期间都多次拨专款用于接济旗人生活,康熙皇帝曾两次大发帑金,第一次发帑541.5万余两,平均旗人每户获赏银数百两;第二次又发帑金655.4万余两赏赐兵丁等。雍正即位后,也曾赏给八旗兵丁钱粮数次,每次约三十五六万两。雍正帝感觉拨款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还专门出资给八旗开办产业,进行放贷收息,所获钱粮用于补贴八旗子民的红白喜事。然而这些努力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且八旗子民萌生了只要窟窿够大皇帝就会填坑的想法。于是在消费上更加放飞自我,在乾隆朝,各地旗人纷纷传言皇帝要拨款100万两补贴八旗,谣传愈演愈烈,以至于有驻防官员开始汇报自己的情况,想多分一点钱,最后乾隆不得不亲自辟谣,没这回事。

第三,改变军队结构,增加兵额。

八旗军队是一支多兵种混合军队,大体有马甲、弓箭手、鸟枪兵、步甲、炮手以及铁匠、箭匠等辅助人员。分工不同,当然待遇也不一样,比如马甲就是骑兵,既需要战术动作又要冲在一线,待遇自然高,有的兵种没什么技术含量,待遇也不怎么样。

为了让更多旗人能当兵吃粮,驻防官员开始研究起改变军队构成上来了,既然兵饷总额是固定的,那么可以削减马甲来增加步甲,这样一分军饷就能养两个人,岂不美哉?到了乾隆朝还搞出养育兵这样的兵种,也就是本来不符合当兵要求的人先当兵,拿份工资。乾隆三年添养育兵10770余名,乾隆十八年又增10088名。每名每月饷银一两(吃饭都不一定够)。

第四,汉军出旗,削减旗额。

八旗本是铁杆庄稼,但是架不住人越来越多,这庄稼也就维持不下去了。为了让朝廷的财政松口气,乾隆想出一个出旗为民的办法,当然出旗的主要是八旗里面的汉军八旗。汉军八旗的构成十分复杂,里面既有辽东起兵时就加入的老汉军,也有入关过程中入伙的“新势力”,甚至还有平三藩的时候投降的三藩旧部。乾隆越看这些人越不顺眼,毕竟前两类还算是为大清流过血、受过伤,最后这些三藩旧部,没把他们赶尽杀绝,已经是大清恩典了,怎么康熙爷爷还把他们塞进了八旗编制?

于是从乾隆七年开始,大规模“引导”汉军出旗为民,为了鼓励出旗,还给了许多优惠措施,比如一体成用啊,安排到绿营任职等等,经过乾隆朝的多年努力,共出旗22万汉军,极大地缓解了清朝的财政压力。

四、走向崩溃

真正让八旗制度走向崩溃的是:太平天国运动。江南地区本就是全国税赋中心,战乱断绝了清政府的税收来源,更严重的是,战争从根本上摧毁了清朝的财政体系,原有的以中央统辖的财政变成各省各自为政。这样一来,原本靠清政府拨饷为生的八旗社会全面走向崩溃。

咸丰十一年冬,青州旗营共欠俸饷 15个月。到了同治二年,新疆驻防八旗欠薪41个月。战争结束后,清政府内忧外患,境况一天不如一天,就算是有钱想要改善一下旗人生活,当朝大员也不同意。例如光绪朝要给旗人发饷银,张之洞就反对:这点钱拨给旗人杯水车薪,不如拿来搞洋务,大清振兴了再给旗人发工资。

失去了饷银的旗人,并没有失去枷锁,他们只能在满城内痛苦地挣扎,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成了常态,不少旗人过上了典当度日的生活,更有甚者将自己的武器、官服都典当换了钱,老舍的《正红旗下》也记述了许多旗人在贫困交加中走上绝路的事例。

再到新政时期,就连满族大员都认识到八旗制度是不可能继续维系下去的,开始在旗人社会搞改革,讨论如何安置旗人,皇室迟迟无法下定决心,旗人对于出旗也是百般恐惧,一直到清朝灭亡,八旗社会才最终解散,旗人才被迫得到了自由。

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民族、信仰、文化只是对人不同的标签,但无法掩盖阶级的不平等。在清朝,旗人是统治民族,但终究只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利刃而已,皇帝用这把利刃维护自己的政权,而普通旗人终究只是这个政权的牺牲品,看那朝堂,只有高官厚禄,可有满汉之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